谁是“同性社交”第一股?

时间:2019-10-05 09:39 点击:

  “同志”始终是个讳莫如深的话题,但事实上中国公司通过Blued与Grindr两大APP已垄断全球同性社交市场;粉红经济背后,LGBT群体的体量、影响力、消费力都在赋予这一市场巨大价值。

  当Grindr重启上市计划和Blued筹备登陆美股的消息同时传来,“同性社交”这个被遗忘的“风口”又重新回到了注意力的舞台。

  圈外人士或许对这两个英文单词完全没有认知,但他们的的确确成为了千万“同志”的精神家园:

  ● Grindr,名字含义为Guy+Finder(男生搜索器),全球最大的同性恋社交网络平台之一,2016年被昆仑万维周亚辉高价买下,现月活1000万;

  ● Blued,前身淡蓝网,历经整整七轮融资、熬了十九年的中国同志社交绝对垄断者,截至今年3月,注册用户达到2700万,月活用户达到800万人,是国内同类社交产品排名第二的Aloha用户数量的15倍。

  一位不具姓名的投资人曾告诉「深响」,Blued一度准备收购Grindr,其CEO耿乐力主执行,但内部遭遇分歧,最终被周亚辉抢了先。尽管这一历史故事尚未得到双方证实,但可以肯定的是,两者在特定市场的类似价值势必引来一场资本市场的狭路相逢。

  一荣俱荣还是零和博弈?面对巨大且极富粘性的同性人群,谁才是粉红经济的宠儿?谁才是“同性社交”第一股?

  2000年,23岁的耿乐创立了一个同志网站「淡蓝色的回忆」,彼时在中国没有多少人对“同志”有认知,和大多数人不同的性取向等同于一种“病”。

  互联网的存在给了耿乐一个能够抒发感情的地域,淡蓝网也逐渐从他自己的小空间变成了一个群体的精神家园。2006年耿乐和通过网络认识的几个朋友组成了打理网站的团队,资金来源于网友们的捐助和耿乐自己的钱包。除了没钱,更心酸的是淡蓝网因为被举报服务器每年都会被关两三次,耿乐的团队不得不像非法组织一样辗转多个城市“游击作战”。

  而耿乐真正的职业身份和这份需要躲避举报的副业显得格格不入。他19岁从警校毕业,26岁时已经被提为副处长,享副科级待遇。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差异,耿乐在搜狐工作的朋友对其经历颇为感兴趣,于是便帮他拍了一个纪录片。但纪录片很快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在做什么,耿乐没办法再以警察这个身份运营网站。2012年,他毅然决然的扔掉了铁饭碗开始正式投入创业之中。

  即使是要离开家乡、要面对指指点点和亲人的怨恨,耿乐本人也将辞职的这一时刻视为是“不用带着面具终获自由”的瞬间。而在这一年淡蓝也迎来了第一个转机——耿乐作为在艾滋病防治方面贡献突出的个人及机构中的一员,受到了领导的接见。

  率先切入艾滋病防治这一领域原本是耿乐因为朋友患上艾滋而引发的想法,在后来反而成为了淡蓝网具备合法性并得以多年保持先发优势的最重要因素。玩家自制轩辕传奇私服...,在那次“接见”后,从web端转向移动端的产品Blued创立,并在之后几年时间里顺利获得多轮融资。

  一路走来,Blued可以说是“穿越周期”。一方面是ZANK等同类产品渐次倒下,另一方面则是在动态变化的政策下,Blued始终顺利求生。

  2016年,伴随着移动直播的风口,Blued的商业化进入顺利期,在当时已经实现了盈利。而目前,小刀汇竞彩足球推荐:从Blued的业务来看,直播娱乐、会员服务、健康服务、辅助生殖组成了四大主要变现板块。

  与此同时,Blued在耿乐的眼中也不再仅仅是一款社交App,他将其定位为“全球的同性恋生态型公司”,并且把覆盖地区拓展至整个亚洲地区,信心百倍地称“要把亚洲的国家和地区全部吃掉,成为当地的NO.1”。

  从数据来看,Blued在近几年也确实在一步步接近“通吃亚洲”这个目标。而从去年开始,Blued则走出亚洲,走向拉美。抛开资本市场不见血的斗争,以市场扩张的维度,Blued与Grindr也必有一战。

  耿乐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出对Grindr的担忧:“Grindr出海的战略比Blued执行得更坚决,它曾在27个国家社交榜排第一。”

  而Grindr在美国市场上的强势地位更是Blued全球扩张的拦路虎。Grindr2018年财报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年底,Grindr在全球近200个国家拥有超过8000万的注册用户,月活达到1000万。

  这样一款由以色列企业家创造的产品,不仅是美国同性社交软件的鼻祖,也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社交应用程序的先行者。

  一个简单的例子是,由于Grindr利用iPhone的卫星定位数据实现了“发现附近的人”这一功能,曾经数百万用户的男同交友网站Gaydar快速退出了舞台。

  2016年1月,昆仑万维宣布作价9300万美元收购Grindr61.53%的股权,其后又于2017年5月出资1.52亿美元收购Grindr38.47%的股权,将Grindr私有化。由此,Grindr背后的靠山,变成了直男周亚辉,创投圈的新晋“独角兽捕手”。

  Blued的对策便是合纵连横,2016年12月Blued宣布与全球第二大男同性恋社交网络Hornet达成战略合作。作为合作的一部分,Blued也参与了Hornet的新一轮融资。与Hornet的合作势必会帮助Blued的国际化进程和品牌建设,两者产生的协同效应也将会带动双方受众的增长。

  Blued与Grindr各有优势,在动作几乎前后脚的情况下,谁能成为“同性社交”的第一股充满悬念。不容忽视的是,不管谁拔得头筹,他们背后共同的同性市场、粉红经济正在迅速扩大增长,LGBT群体逐日而增的体量及影响力、距离天花板甚远的消费力都赋予了这两个阵地极大的入口价值。

  据世界公认数据,同性人群占总人口的5%左右,据此推算国内这一群体的数量已达到7000万。另外同志市场投资咨询公司LGBTCapital也曾统计,中国的LGBT市场(女同性恋者Lesbians、男同性恋者Gays、双性恋者Bisexuals与跨性别者Transgender的英文首字母缩略字)达到了3000亿美元。

  放眼到全球范围,专注提供有关LGBT社群消费者信息的旧金山公司Community Marketing Inc.指出,LGBT群体占据了全球消费市场的5%-10%。全球范围内,LGBT人口超过了4亿,拥有至少3万亿美元的消费能力。

  据西蒙斯市场研究局数据显示,同性恋者拥有度假屋、家庭影院和电脑等电子设备的可能性分别是异性恋的2倍、5.9倍和8倍。据电商在线对国内男同群体的调查,男同的护肤品消费比例超出异性恋群体11个百分点。

  对此耿乐也曾解答过出现这一现象的原因:一方面,因为多数同性恋者没有子女和组建家庭的经济负担,他们的消费能力远高于普通异性恋人群;另一方面,同性恋人群容易被边缘化,他们渴望通过事业的成功和消费的升级来获得社会认同感,体现自身价值。

  腾讯《2019年Z世代营销实战手册》报告显示,Z世代的消费态度是通过消费融入某一个圈层之中,消费等于一张跨过门槛的“入场券”。还未进入的人以社交软件为平台、以消费获得群体认可,而进入之后的“圈内人”依然在加大消费来维护自己的社交圈。LGBT人群天然的特殊性导致其圈层门槛较高,聚合力也更强,一旦有KOL带动,这一人群的消费力将会被急剧放大。

关键词2| 新铁算盘特码一肖| 香港马会开奖现场| 状元红| 香港马会开奖挂牌全篇| 刘伯温心水论坛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彩库宝典最新开奖记录| 香港六合彩大联盟心水论坛| 六宝开奖结果查询|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财神|